「摩尔星光」获数百万元融资,要用技术解决舞蹈教育难标准化问题

时间:2019-11-10 11:31:19 来源: 网络

在过去的两年里,素质教育以极快的速度成为“基于互联网的”。三大素质教育巨头中的音乐和绘画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在线模式,并且已经用完了艺术珍品、绘画、贵宾陪练等明星公司。然而,由于舞蹈涉及肢体矫正而非知识转移,其他赛马场流行的网上教学模式难以贯穿,儿童舞蹈教育与互联网也没有很好的结合。

我最近学到的“摩尔星光”是一个儿童舞蹈教育品牌。最近,它完成了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融资,投资者是音乐家鲍宋啸。在内容上,摩尔星光(Moorish星光)参照海外舞蹈概念和音乐元素,已经创作了5套48小时原创综合教材,拥有150个在线教学视频,全部由在一线工作多年的教师创作。

在一百亿级的舞蹈市场中,大规模和小规模是几年来常见的形式。由于大部分操作人员都是舞蹈教师,缺乏管理和实战经验,在监督、管理、规模和标准化等关键操作方面普遍薄弱,难以做大做强。与普通舞蹈项目相比,摩尔星光的特点在于它从一开始就决心通过互联网解决“标准化”问题。

舞蹈教学过程的可视化和课后督促学生练习一直是教学培训机构的两大难点:前者能使家长在学前学习后更清晰地感知对比和学习效果;后者是提高学习效果的必要条件,但很难实现有效的监督,因为家长一般是非舞蹈专业的。

在这两点上,摩尔星光的方法是:

使用动作捕捉和图像识别技术来记录教育过程。在此之前,摩尔·星光曾试图通过“公开课”和“出版课程大纲”帮助家长理解其课程,但收效甚微。因此,摩尔星光全球最著名的红外捕捉公司vcon已经达成初步合作。搭建的模型教室可以准确捕捉人体运动的关键点。它将首先用来捕捉教师的教学过程,以便家长能够理解“教什么”,然后逐渐用它来捕捉学生的学习过程,便于家长感知“进步”和“效果”。

让作业内容在线,并通过在线管理数据。摩尔·星光的方法是:把一年48节课的作业变成连续的动画,把舞蹈动作融入故事线,解决学生“不想练习”的问题;内容将嵌入独立开发的应用程序中,辅之以内部教学质量监督的erp和管理商店的saas,这将打开学生进步、教师标准化和商店运营监督的数据,形成一个闭环。

迄今为止,摩尔星光已经在北京望京、常颖和通州设立了3家门店。北京望京店于2018年1月开业,面积340㎡。去年,它招收了180名学生(人均单价为10,000元/年),年自来水180万元,毛利约50%,每家店年利润80万元。第一家商店已经证实其模型运行顺利,65%的用户是通过口碑发酵的。望京的第二家店和亦庄、顺义的两家店将在三家店之后正式开业。

由于招生数量受到舞蹈教室规模的限制,复制商店运营的能力已成为测试品牌实力的关键因素。为此,摩尔星光(Moorish星光)一方面为开店准备了五套标准手册,输出从装修选址到经营管理的全套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它还辅以培训、课程和市场三大运作体系,以确保经营者在开业前、开业期间或开业后能够获得成熟的市场验证方案支持。

在教师方面,摩尔星光的联合创始人杨孟梦现在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的成员,拥有丰富的教学经验。此外,摩尔的教职员工图书馆还拥有200名专职专业舞蹈教师,这不同于市场上常见的“半路出家”或舞蹈指导教师。摩尔·星光(Moore xingguang)的老师都是从舞蹈附中学习先进的,其中95%毕业于国家专业舞蹈院校,都经过了统一的高标准选拔和系统培训。

目前,摩尔星光主要通过学生的学费获利。接下来,对b整体解决方案、saas平台和ip增值服务的输出将逐渐成为摩尔星光公司的多个收支点。创始人王安业表示,摩尔星光现已在青岛、太原等城市开设授权模式,预计明年将开设30家直接+授权店铺。

据悉,摩尔星光正在寻求首轮融资,主要用于技术系统的研发、店铺扩张和品牌推广。

关于团队:创始人王安忆是一位资深音乐家,在成立唱片公司之前曾为环球唱片工作,并参与陈为、金莎等歌手的唱片制作和发行。在2013年左右国内唱片市场低迷的时候,王安忆转向了互联网行业。他是同一个城市的高级管理人员,负责用户增长,并通过新媒体的第三方插件服务迅速覆盖了1500万用户。

这篇文章是从《三十六氪》中转载的,作者是荆婷。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 江苏十一选五 安徽11选5 pk10下注